“你是小男子漢,怎麽能哭呢?”

作者:佚名 來源: 發布時間:2019年06月20日
 

在小區裏散步,一位爺爺大聲哄哭鬧的孩子,“男孩不能哭,人家會笑話的”。

 

 

雖然他們的語言中,都帶有特有的固化觀念,是集體無意識的性別認知,行爲中還是本能地表達愛意,安撫著孩子。

 

還有一種交流是更極端的方式,當孩子哭了,家長聲色俱厲地批評“哭什麽? 有什麽好哭的? 再哭揍你了啊。

 

語言的背後,暗含的是人的價值觀和邏輯。

 

尤其是恐嚇型的家長,急躁的言辭中透出對哭泣的否定和恐懼。

 

娃兒們的社會定位,從一出生,就浸潤在不同性別塑造裏。

 

比如

 

“你是個男孩,不能哭”;

“你是小女孩,得穿的漂漂亮亮的。”

 

我們可以用問答句型,開啓思考模式:

 

“男孩爲什麽不能哭呢?”

“因爲這樣顯得不夠堅強。”

“堅強的人,一定都不哭嗎?”

 

其實不一定。

 

 

 2 

 

我們的傳統文化裏,向來倡導“男兒有淚不輕彈”。

 

這是明代戲曲作家李開先的代表作《寶劍記》中,有兩句唱詞:“男兒有淚不輕彈,只因未到傷心處。

 

作家認爲,如果傷心了,男性也可以留眼淚,天經地義。可惜後面這半句在流傳過程中,被華麗忽略了。

 

很多國家的文化中,也不約而同存在性別觀念區分。

 

有心理學家,曾做過這樣一個實驗:

 

大人們觀賞視頻中,九個月大的嬰兒看到玩具盒中彈出的小醜,放聲大哭。

 

觀衆們得知視頻裏是女孩時,他們認爲女孩是因恐懼大哭,認爲不要粗暴地對待女孩;

 

另一些觀衆被告知視頻中是男孩時,他們認爲男孩因爲生氣才大哭,並認爲男孩膽子太小,彈出小醜,沒必要哭。

 

實際上,哭,真的說明男孩不夠勇敢嗎?

 

從邏輯方面,哭泣和是否勇敢,並沒有直接的因果關系。

 

哭,是人本能發泄情緒的一種方式。

 

對小嬰兒來說,這是他在呼喊大人,需求關注的表達方式。

 

在嬰兒時期,孩子的喜怒哀樂天然寫在臉上,他還聽不懂大人的意思;

 

進入了兒童期,假如親人一直強調“不許哭”,加上否定的語氣,孩子的認知模式很容易影響,形成“哭是不對的。哭是代表軟弱的。

 

有些孩子的情緒就會被壓抑,爲了向大人證明“我是堅強的”的思維模式,而刻意掩蓋自然流露的情感。

 

法國的弗雷德裏克.方熱在《從自我苛求中解放出來》中提到,我們會注重一些價值、美德,比如你會在朋友心中營造堅強、值得信賴的印象,這種美德會帶來很多收獲,比如受人尊重和歡迎。

 

而這些美德又像一枚硬幣,有正反面,它帶來利益的同時,也會隱藏一種恐懼。

 

比如爲了維持這種印象,人們會給自己設定條件,以此對抗這種恐懼。

 

比如

 

“如果我特別堅毅,我就會覺得是個有價值的人。”

“我不能展現脆弱,別人會嘲笑我,這樣會很羞恥。”

 

在認知心理學中,這叫條件認知模式。

 

這種模式,在大多數情況下形成于兒童時期。

 

爲了提升價值感,在家庭環境和社會環境中找到位置,孩子會想出解決方案,比如刻意壓制住某些悲傷、恐懼的情緒。

 

有位大姐憂心忡忡地說,“我兒子今年考研究生失敗了,他那麽優秀的孩子,從小是人見人誇的堅強孩子,都沒見他哭過。

 

考研失利,他竟在宿舍裏,拿小刀劃胳膊,都冒血了,還好他舍友阻止了。心疼死我了。”

 

他從小都很“堅強”,卻沒有學習如何來釋放不良情緒。

 

成年後,生活的重壓接踵而來。

 

 3 

 

很多男性,隱忍情緒、不暴露“脆弱時刻”,已經養成了深入骨髓的習慣。

 

歌曲《男人哭吧不是罪》裏唱出了很多人的心聲:

 

“人在日日夜夜撐著面具睡

我心力交瘁

明明流淚的時候

卻忘了眼睛怎樣去流淚

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/

再強的人也有權利去疲憊。”

 

爲什麽會有一首流行歌曲,專門爲男人的哭泣“撥亂反正”?

 

因爲主流文化倡導剛毅堅定的男性形象,太深入人心。

 

而從心理學的角度,哭泣呈現了人真實脆弱的情感,不但可以釋放情緒,而且有可能促進人們之間的鏈接。

 

 休斯頓大學的社會學教授Brené Brown,在TED 平台上分享了她對于“脆弱”的研究成果。

 

她在 6 年時間中,進行了上千次采訪,收集到了上萬個故事,並進行了歸納、總結、分析。

 

研究表明,有強烈自我價值感、歸屬感的人,並不是把脆弱隱藏起來、事事都呈現完美的人,而是有勇氣接受脆弱,並敢于向他人呈現的人。

 

這種脆弱,恰恰是心理學上的“自我表露”,能夠把真實想法和情緒,坦誠地與人分享,進而有更強烈的自我價值感、歸屬感。

 

尤其是對于男性來說,能夠和伴侶坦誠地分享孤獨和脆弱,有助于促進親密關系,使伴侶更理解和支持自己。

 

從生理學的角度,適當的哭泣,同樣是對人有益的。

 

心理學家畢爾斯瑪和文格浩特的論文《情感淚:人類爲何哭泣》提到,淚液一直存在于眼睛中,可以潤滑、保護眼睛,並提供養分。

 

眼淚中含有溶菌酶,這是人體的自我捍衛物質,它能保護鼻咽粘膜不被細菌感染;眼淚中還含有亮氨酸腦啡肽,能夠起到神經鎮定劑的作用。

 

有很多家長擔心,允許男孩哭泣,孩子會不會養成懦弱的性格?

 

我們當然希望孩子勇敢堅強,但這樣的期待,不是靠“你是男子漢,怎麽可以哭?”的語言壓制孩子的情感。

 

對于小嬰兒,餓了、渴了、困了、尿了,都需要用響亮的信號向大人表達關注。

 

如果父母給予了及時的回應,了解了小嬰兒哭泣的原因,大多數情況下,他就會慢慢停止哭泣,回到有安全感和信任的狀態中。

 

對于兒童,他可能因爲憤怒、悲傷、不被理解而哭泣。

 

這時候他需要的,是大人不加評判的觀察和平等的對話機制。

 

待情緒穩定了,大人和孩子可以針對事件本身,去尋找好的解決方案。

 

 

孩子在動腦思考“我可以哭嗎”的過程,就是成長的開始:

 

“我是個小男孩,也享有哭泣的權利;

和好朋友分別後、

和媽媽爭吵時、

考的不好了、

跑步跌倒了,

我都有可能會流眼淚;

 

請不要對我說,別人會因此笑話我;

這句話,不會幫助到我;

也不要對我說,我不哭了,你們才喜歡我;

請不要讓我取悅你,而壓抑情感。

 

我需要的很簡單,

只不過是一個理解的擁抱,或者溫暖的目光;

我的情緒恢複了,我就會想辦法;

請相信,我還是個陽光男孩。

 

即使我長成了男子漢,

我哭泣,也不代表我不勇敢、不堅強;

每個人都會有脆弱、悲傷,

我可以坦然地面對這種情緒,接納它;

請相信,療愈哭泣的,

一是時間,

二是無條件的愛和信任。

點擊數: 【字體:小 大】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評論

上一篇:我們的情緒有記憶[ 05-27 ]

下一篇:沒有了!

相關信息
沒有相關內容